•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 新闻中心 > 经贸信息
  • 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竞争力大增

    近年来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亮点十分突出。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党的十八大以来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额为2.3259万亿元。商务部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稳定增长,2022年1月至7月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额14180.7亿元,增长10.2%。其中,知识密集型服务出口7954.7亿元,增长12.9%;出口增长较快的领域是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其他商业服务,分别增长15.2%、14%;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口6226亿元,增长6.9%,进口增长较快的领域是保险服务,增速达77.2%。

    随着技术进步,金融、电信等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大规模应用信息和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等的应用和普及,加速替代简单重复性劳动,推动服务业效率提升。疫情冲击使一些原本是自然人移动以及异地消费形式产生的服务贸易,转为通过跨境交付的方式进行,这使得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额迅速增加。

    纵观以往,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发展水平有限且对外贸的贡献亦有限,如今却成为稳外贸新的增长点。对于这种变化,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副教授、中央财经大学全球经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符大海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说,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的快速发展,表明近年来我国服务贸易结构持续优化、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得到显著提升。十八大以来我国推出的培育和促进服务业发展壮大以及扩大服务业开放的改革举措成效显著,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在我国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中国制造”向“中国服务”的转变将进一步助力我国对外贸易高质量发展。

    据了解,目前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业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等较大的城市,一些中西部城市虽然也存在相关潜力,但目前能提供的这类服务有限。对此,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副教授刘春生强调,知识密集型服务行业的发展受制于高端产业的发展。只有高端产业蓬勃发展,才能从根本上推动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需求增长,从而带动相关行业的发展。中西部地区缺乏高端人才也是制约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目前我国出台了很多政策支持中西部地区的人才建设,但这是一个久久为功的过程。此外,中国领先企业及龙头企业对当地产业的入驻,也会带动一大批相关服务业的发展。中西部地区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地方政府在出台相关的优惠政策措施的同时,更加刻不容缓的是要夯实产业基础,持续优化营商环境。

    刘春生特别提到,印度服务贸易自2004年起持续顺差,高附加值的知识密集型服务占比达到60%以上,出口竞争力不容忽视。对此,他表示,我国在近20年的时间里,互联网行业取得了巨大进步,这使得我国在高科技领域、高端制造领域和高端服务业领域里得到迅猛发展。但我们应当看到并研究印度在知识密集型服务业贸易发展过程中的先进经验,取其精华,夯实我国服务贸易发展基础。

    至于如何助力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在新时代取得新发展,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王立勇教授认为,我国可以从“引进来”与“走出去”两端同时发力。一方面,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和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发展现状,进一步简化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外资准入的负面清单,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和运营成本,促进技术、知识、数据等“高智”生产要素跨境流动,并通过引入竞争倒逼国内相关产业转型升级,优化国内知识密集型服务行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国内市场应进一步推动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新兴科技、数字技术与人工智能在服务领域中的应用和推广,切实提高服务业的自主创新能力,破解服务行业发展的“成本病”制约,提高服务业供给的质量和效率,增强知识密集型服务业的供应链韧性与抗风险能力,培育我国独特的竞争优势,加强与周边国家以及发达国家的经济合作与贸易往来,积极促进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业“走出去”。

    符大海认为,以数字化、智能化、信息化、绿色化为特征的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将成为服务贸易发展的新动能。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普遍应用将加速知识密集型服务的可贸易性,催生出服务贸易领域的新业态和新模式,推动我国服务贸易附加值持续提升,从而形成“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占比提升、传统领域服务贸易优势强化稳固”双赢的局面。我国应持续扩大服务业开放,加快发展服务贸易创新试点,深入对接国际服务贸易高标准和新规则;不断深化在多边贸易体制和区域贸易协定框架下的服务领域开放合作;加速推进知识密集型服务数字化发展,持续增强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


    分享: